張玉環案外:兩個家庭,兩根“斷骨”,彼此治癒

張玉環案外:兩個家庭,兩根“斷骨”,彼此治癒

兩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,一個喪妻,一個丈夫蒙冤,都像是“斷了股骨的人”。 在人類學家瑪格麗特·米德的論述裏,人類文明最初的標誌是“癒合的骨折股骨化石”——在遠古時代,斷了股骨的人,除非得到他人幫助,否則必死無疑,因為傷者不能打獵,也難逃野獸傷害。 宋小女經常性做這個動作,仰頭、聳肩、提氣、望着天、把眼淚逼回去,又露出爽朗的笑容,像是漫長歲月裏練就的特殊本事。 在東山島,人們以為他們是一對普通的、恩愛的結髮夫妻,而不知道,這是一個揹負着諸多苦難的重組家庭。

“佛系”直播網紅之路:未獲少林寺認證的“武僧男團”

“佛系”直播網紅之路:未獲少林寺認證的“武僧男團”

釋慧海直播的初心是弘揚佛法,但講到佛學相關內容時,平台跳出了警告:禁言十分鐘。十分鐘後,只剩七八千人。他無奈匆匆下播。 儘管並未官方認可,但少林寺也已注意到了武僧們的直播表現,併為他們開設了語文、佛教基礎與佛學禮儀等課程。 “武僧人員流失太嚴重了。特別是近兩年這種短視頻平台火了以後,好多年輕人來寺院待兩年,自己有點熱度了就另起爐灶,我們寺院培養了兩年就白培養了。”

張玉環案平反為何花了26年?司法官反思冤案“隔代糾正”現象

張玉環案平反為何花了26年?司法官反思冤案“隔代糾正”現象

聶樹斌案的平反用了22年,呼格案用了18年,佘祥林案時間短一點,11年,那是因為有“亡者歸來”。為什麼我們不能在同一代人的時間裏解決呢? 張玉環案得到糾正,這26年中,司法系統內是一個人,還是一羣人在推動?他們是誰?面臨哪些壓力?怎麼糾正的? 司法權與司法機關內部行政權的矛盾,其實是司法改革的主要矛盾,也是冤假錯案“隔代糾正”現象不能根除的真正障礙。

28天:天氣預報新極限

28天:天氣預報新極限

隨着計算機速度越來越快,對氣象現象的理解越來越深,氣象學家已經比較有把握能夠準確地預測未來4周的天氣情況。 (本文首發於2020年8月6日《南方週末》)

“我們不能只搞嚴肅醫療,未來還須有醫美、康養、保健”

“我們不能只搞嚴肅醫療,未來還須有醫美、康養、保健”

為何沒有成規模的患者?首先宣傳不到位,病人不知道來樂城能看什麼病,而且園內特許診療機構採用預約制,不接受急診,醫療廣告又不讓打,沒法精準宣傳;其次,特許藥械的品種還是太少;最核心的是,特許藥械目前不在醫保報銷範圍內。 我們確實面臨招人難。國內頂尖的專家基本都在公立醫院,而樂城恰是民營機構扎堆的地方。我們希望能聚集一批這樣的退休醫生,讓他們常駐樂城。有了常駐的團隊,病人就會變多,教授還能帶學生,慢慢學生可能也會留下,不過這需要時間。 樂城最終不可能像北上廣那樣僅僅主打嚴肅醫療,未來的核心必須還要有醫美、康養、保健。樂城做的是“商業化醫療”,嚴肅醫療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。如果只搞嚴肅醫療,當時只要建三五家公立醫院就夠了。治病之外,應當和商業化相結合,滿足不同需求,才能解決差異化發展的問題。

<
>

要聞

推薦